平田资讯>文化>申双鱼:扎根人民 为时代立传

申双鱼:扎根人民 为时代立传

2019-11-29 19:10:17来源:匿名
申双鱼接受记者采访。70余年笔耕不辍,申双鱼一直秉承赵树理为代表的“山药蛋派”文学创作理念,脚踩大地,扎根人民,用通俗化、大众化的语言,讲述太行山上的抗战故事,挖掘赵树理在长治创作、工作的资料,整理流

沈双鱼接受记者采访。安永的照片

沈双鱼是长治市文艺界德高望重的老作家。他很久以前就听说过自己的名字,知道自己写了著名的长篇小说《铁笔大师——赵树理》。

采访安排在上午9点,当他到达沈先生家时,他已经在社区外面等着了。在他面前,沈老看起来安详而微笑,让人感受到一股老人的亲切而温暖的风。

今年86岁的沈老从小就热爱文学和艺术。他15岁就开始了他的文学生涯。他发表了1000多篇文章和31本不同类型的书,包括小说、散文、散文和民间故事。其中,铁笔大师赵树理(与妻子合著)被省内外多家报纸和广播电台转载和播出,多次转载,在全国读者中引起巨大反响。

经过70多年的写作,沈双鱼一直秉承以赵树理为代表的“山药蛋派”的文学创作理念,脚踏实地,扎根人民,用通俗通俗的语言讲述太行山抗战的故事,挖掘赵树理在长治的创作和工作,整理上层流传的民间传说。他的作品平淡而深情。他的作品记录了时代的变迁,富有地方特色,为传承和弘扬地方文化做出了不可替代的贡献。

今天,沈双鱼座,他仍然是年事已高,仍然头脑清醒,谈吐得体。他的故事始于赵树理,他最尊敬的老师——

我从小就是赵树理的粉丝,这与我童年的环境有关。1933年,我出生在鹿城县南村(现鹿城区)。抗日战争时期,有太行根据地。我经常看到八路军的士兵,听到许多与魔鬼作战的故事。

1944年10月,我进入鹿城县第二抗日中学。学校里有一家书店。学生们轮流当班卖书。当我在书店值班的时候,我看到书架上有一本叫《小二黑的婚姻》的书,我立刻读了一遍,于是我知道了赵树理的名字。随后,在文本中,报纸看到了《李佑才板话》、《孟项英翻身》、《地板》、《财富》、《食潮》和《李家庄的变迁》等作品,这些作品都被赵树理的语言风格深深吸引。

赵树理的作品很容易理解。那时,我们学校的老师和学生都喜欢读赵树理的作品。我认为从赵树理的作品中学到了很多知识。例如,《小二黑的婚姻》告诉我们如何利用新的婚姻制度来反对封建婚姻,《谷浪》告诉我们旧社会封建势力如何压迫穷人,《地板》告诉我们为什么要降低租金和利率。

因为赵树理读过很多作品,我在心里觉得赵树理不仅是一位优秀的作家,而且是一位可敬可爱的老师。1948年,当我在鹿城县西联村当小学老师时,我开始在鹿城小报和新华日报(华北版)上发表文章。我的小戏《山东雪》也在县城演出,并得到鹿城县政府的奖励。回想起来,我在文学创作上的第一步主要是受赵树理作品的影响。

读了这么多赵树理的作品后,我也想出了写一部好作品的主意。但是写什么呢,我想起了壶关县的“洞穴防御战”。抗日战争时期,壶关县民兵在党的领导下,与1000多名鬼子在山洞里打了四天四夜,杀死了许多敌人,保卫了全村。“窑洞防御”的故事在根据地传开后,极大地鼓舞了太行军队和人民赢得抗日战争的信心。我对这些民兵英雄更加充满敬意,希望有一天能写下“洞穴防御”的传奇故事。

1952年,当我被调到壶关县时,我终于见到了故事的主要人物,民兵英雄许海顺和张小宝。我兴奋地采访了他们,并写了《保卫洞穴之战》。1957年10月,这部作品发表在中国作家协会主办的《新观察》杂志上。我捐了120元,整个壶关都轰动了。1958年,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了这本书,这是我出版的第一本书,对我的生活和文学创作产生了很大的影响。后来,我从县委调到地委,这也为我会见受人尊敬的赵树理老师创造了条件。

那是1959年春夏,我调到晋东南地委宣传部后不久,部长对我说,作家赵树理在这里,你应该接待他。

听到这里,我几乎高兴得跳了起来。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我怀着激动和不安的心情来到赵树理的住处。当我敲门时,赵小姐出现在我面前。他又高又瘦。自我介绍后,他微笑着让我进去。我兴奋地说,“赵老师,我最喜欢看你的作品。我可以背诵你的《王家坡》。”他惊讶地说,“是吗?“王家坡”的名字打赌“孟姜女在长城哭泣”是可以唱的。我问他“孟姜女在长城哭泣”是什么,他一边解释一边哼给我听。知道他会吹长笛,我拿了一支笛子,请他吹。他演奏了《孟姜女在长城小曲哭泣》,我曾演唱过《王家坡》。唱歌后,他高兴地说,干得好,你真的记住了。

当时,我是地委宣传部文艺司的内务官。当他来到长治时,我成了他的勤务兵。他经常带我去乡下看戏剧,参加剧团的座谈会。我从他的言行中获益匪浅。

一天下午,我陪他去了礼堂的剧院,我买的票是第三排、第二排和第四排。进入礼堂,观众几乎都满了。这两个座位被两个村民占据了。我对赵老师说,那是我们的座位。我告诉他们让开。然而,赵老师拦住了我,说这两个村民看起来像农民。在礼堂看这出戏不容易。让我们坐在后面的空座位上看看。就这样,那天我和他坐在礼堂的后排座位上看了这场戏。赵先生就是这样。他非常关心群众,热爱他们。他在一切大事小事上都考虑群众。这么多年后,他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仍然教育和激励着我。

后来,我调到区域文学艺术界联合会,真正开始从事文学艺术创作。在文学艺术创作中,应该写自己最熟悉的人和事。我最熟悉的人是谁?当然是赵树理。我认为赵树理是一位热爱人民、忠于党的事业的杰出作家。他处处坚持党的原则,密切联系群众。他是描写农民的中国现代作家的大师,也是通俗语言的大师。我妻子许承乔也是一名文艺工作者。她和我一样热爱写作,尊重赵树理。所以我们决定写一本反映赵树理生平的书。

要写一本书,我们必须有数据。虽然我们已经从赵树理那里积累了大量的数据,但是写书还远远不够。我们仍然需要努力收集它。在联合会领导的关心和支持下,我们去了赵树理过去生活和工作过的地方,采访和拜访了那些和他打过交道的人。我们参观了沁水县榆次村、阳城县、平顺县、鲤城县等地,还参观了河北、太原、北京、天津的武安、歙县。我多次拜访过赵树理的妻子连忠、妹妹赵秦雨、女儿赵光健、二儿子赵二虎、三儿子赵三虎。我拜访了赵树理的老同学、老同事、老同志王忠清、杜政、马风、李祖伟等同志。他们热情地为我们提供了许多有价值的信息。

1982年,我和妻子开始写作。虽然他写了很多作品,但这是他第一次写这么长的小说。我和妻子每天写作十多个小时,然后互相修改。到1984年夏天,初稿已经完成。在交给王忠清、赵二虎等内部人士和几位文学编辑后,他们提出了许多宝贵的意见和建议。

这些观点给了我们很大的灵感和力量。为了提高作品的质量,我们从头到尾重写了它们。山西民间文学编辑部、北京农村阅读出版社、省文联、省作家协会也应邀给予指导。在重写过程中,我们压缩了信息文本,增加了许多故事,增强了文学性。经过几次重大修改,最终版本终于写好了。

1987年,铁笔大师赵树理的长篇小说《铁笔》由河南中原农民出版社出版。同年,被《长治日报》、《广州日报》、《豫园》、《山西民间文学》等报纸转载。它由山西、山东、江苏、浙江和辽宁的省级广播电台播出。赵树理的辉煌事迹传到了千家万户。多年来,我和妻子终于实现了我们的愿望。我们觉得我们做了一些有意义的事情。

宣传和学习赵树理不仅是我的愿望,也是我市许多有识之士的愿望。1988年,我和我在市文化界、新闻教育界的朋友,包括丁一、王宗智、王雨,与各界人士组成了“长治赵树理文学研究会”。我被选为副总统。我们每年都创办《赵树理研究》杂志,出版相关书籍,举办纪念赵树理的活动。后来,我和几个同志共同出版了关于赵树理的专著,包括长治的赵树理、赵树理信息索引、彼得·潘·山妖·丹派,拓展了赵颜回的研究领域,得到了学术界的好评。

回顾我在文学领域走过的路,赵树理老师一直是我学习的榜样,也是我前进的动力。

赵树理老师曾经对去农村体验生活的演员说,生活是艺术创作的源泉。没有生活,就没有艺术,没有对大众的理解,就没有大众的表达。只有深入群众,认真生活,好艺术才会出现。你把时间花在深化生活和向大众学习上。这不是损失,而是赚钱的生意。

赵树理的通俗文体是全国文坛的典范。我更喜欢学习这种风格。自1948年以来,我已经发表了1000多篇文章和31本书。当我写作时,我喜欢学习赵老师的创作方法和语言风格。我可以像大众一样写作。如果我的文章仍然受到读者的喜爱,那是我对赵树理研究的结果。

赵树理老师喜欢民间文艺,我也喜欢民间文艺。在省市民间美术家协会任职期间,我出版了《晋东南民间故事》,出版了《太行山传说》、《上党巴音会议》、《上党民间文艺观》等民间文艺书籍。我还牵头整理出版了10卷《上党故事选》,并做了力所能及的保护和传承上党文化遗产的工作。

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,进入了一个新时代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,文艺工作者应该“画时代的肖像,立时代的传记,做时代的贤人”。总结赵树理多年的经验,我认为他的创作确实深入生活,植根于人民,这就是他取得如此巨大艺术成就的原因。虽然我已经86岁了,但我仍然要向赵树理老师学习,用心写一个伟大的时代,继续创作歌颂党、祖国和人民的作品。(资料来源:长治日报口头报道:沈双鱼:安永)

(责任编辑:张文薇)

云南十一选五投注 湖北快3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天津11选5